老汉av入口免费

自尊心受损的乔愠怒离开了小餐馆。

初级教育中的《帝国编年史》,很好,乔下定决心,等他有空闲、有心情的时候,他会把这本书找来翻翻、看看。

但是现在么……时间不早了,吃饭比天大,心情不好的乔准备去鲁尔城最贵的馆子吃一顿。

有钱,所以乔一定要找最贵,而不是‘最好’的餐馆。

至于说抓捕西雅克侯爵的事情,乔准备再思量思量。反正他已经给小凯撒、奥托中将说明白了一切,女皇陛下交给他的任务已经完成。

手持萨利安的授命书,他在鲁尔城拥有无限权力,他要中途离开去吃一顿,谁也拿他没办法,谁也别想阻止他。

小凯撒和奥托中将的确拿乔没办法。

他们只能苦笑着,勒令皇家骑士们,还有奥托中将带来的军队,将征调的鲁尔城当地的,比如说鲁尔城大区监察厅的人手,部集中在一起,严密监视起来。

他们不怀疑这些人对帝国的忠心……但是万一他们对布切尔家族的忠诚,超过了对帝国的忠心呢?所以,还是集中看管起来吧,省得风声泄露了。

看着乔带人离开的背影,小凯撒忍不住对奥托中将抱怨:“这位乔·容·威图阁下,可真会给咱们找麻烦……西雅克侯爵活着?他藏在布切尔堡?”

小凯撒撇了撇嘴,摊开双手,做了个鬼脸:“好吧,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老祖母会发飙的……很多人会倒霉,我能想象那场景。”

奥托中将背着手,很严肃的看着小凯撒。

游泳池看到很靓很可爱的小萝莉

对于尊贵的帝国女皇,在私下里聊天的时候,将其称之为‘老祖母’……这是帝都贵族圈子的小癖好,奥托中将最近几年远离帝都贵族圈子,对此很不习惯。

他摇摇头,淡淡的说道:“我相信乔,这小家伙……”

右手食指朝着自己的太阳穴点了点,奥托中将压低了声音:“他小时候大病过一场,脑子有点烧坏了,不是很好用……正因为如此,他有点一根筋,他不会糊弄人。”

踮起脚,轻轻的上下抖了抖身体,奥托中将感慨道:“在图伦港的时候,他说要打破谁的脑袋,不出三天,他豁出去性命,也会打破对方的脑袋……言出必行,这小家伙不会糊弄人。”

小凯撒的脸抽了抽。

一旁的马克警校的脸也抽了抽,他低声咕哝道:“我是奉命,成为乔警官的向导!”

小凯撒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微笑着朝马克警校指了指:“现在他去吃饭,不需要您的向导……希望您能理解,您留在这里,比留在他身边,要合适得多。”

小凯撒很直接的说道:“起码,如果您留在这里,而布切尔堡有了什么变故,您不会有太大嫌疑,不是么?这,省了多少麻烦啊!”

马克警校翻了个白眼,他苦笑道:“伟大的穆在上……我感觉,乔警官就是最大的麻烦。”

小凯撒摇头苦笑:“这句话,我当做没听到……好吧,我要去亲吻一只该死的青蛙,然后向陛下申请援兵……仁慈的穆忒丝忒啊,我们要在鲁尔城对付布切尔家族?这简直是疯了!”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鲁尔城的大街小巷,被老式煤气灯昏黄的灯光照亮。

天空的浓云,被地面一座座工厂喷出的火光照得通红,各种蒸汽机械有力的轰鸣声,犹如怪兽的鸣叫,从四面八方不断传来。

身形魁梧的卡本·容·布切尔坐在一架敞篷马车里,双手抱在胸前,凶狠、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大街上的车马、人流。

车门上镶嵌了布切尔家族徽章的马车所过之处,马车原地停下,骑士勒住坐骑,大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所有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向卡本表示敬意。

这是一种传统。

作为鲁尔城最早的开辟者、建设者之一的布切尔家族,他的历代家主,在鲁尔城内都会受到如此的礼遇、如此的尊重,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苟言笑的卡本满意的看着大街上这些车马、行人的举动,他非常满意这些人一如既往的表现。这让他踏踏实实的感受到了自己拥有的权势,这让他实实在在的感触到了布切尔家族的强大。

这种感觉,很好。

当然,如果刚刚交给某位死胖子的支票能够飞回自己口袋,那么他的心情会更好。

越有钱,越吝啬。

卡本想起刚刚自己递交出去的支票,就感到一丝丝的肉痛。

可是能怎么样呢?

自己最宠爱的,却最不成器的小儿子,居然参加了那种下三滥的聚会……参加也就参加了,无非是青年男女的放纵和糜烂而已,却被鲁尔大教堂圣裁院的人抓了个现行!

伟大的穆在上,鲁尔大教堂的主教霍夫曼阁下,他喜欢钱!

好吧,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但是一下子送了这么多钱出去,卡本肉痛,所以他的心情很不好。所以平日里就习惯性保持一张死人脸的卡本,今天更是面皮僵硬,通体散发出一股子让人窒息的冷意。

不过,心情再不好,家族的传统总是要持续的。

在一队护卫的簇拥下,敞篷马车来到了鲁尔城老市政厅广场一侧的‘战斧餐馆’。

这家餐馆伴随鲁尔城的诞生而开业,至今已经有数百年历史,餐馆里的一砖一瓦、一桌一椅,都是古董;里面的每一个盘子,每一个碟子,都是历史的缩影。

战斧餐馆的味道,或许不是鲁尔城最好的。

但战斧餐馆的价格,绝对是鲁尔城最贵的。

这里面的一份例汤,足够普通人去不错的餐馆美美的吃上一顿大餐了。

卡本在战斧餐馆……不,是布切尔家族在战斧餐馆,在餐馆最醒目的核心位置,有一张固定的、仅供布切尔家族使用的保留席位。

每三天,卡本和历代布切尔家族的家主一样,必定来到战斧餐馆,坐在那张最醒目的餐桌上,享用一顿昂贵的晚餐。

马车在战斧餐馆略显陈旧的门前停下,卡本昂首挺胸的走下马车。

厚重的玻璃门在卡本面前无声的开启,战斧餐馆这一代的老板带着灿烂的笑容,毕恭毕敬的将卡本迎进了餐馆。

站在餐馆门口,卡本板着脸,森冷有力的目光狠狠的扫过整个餐馆。

然后,他的眼睛骤然一亮。

餐馆的角落里,一架三角钢琴前,一名身形纤细、面容精致的少女披散着长发,穿着一裘白裙,纤长的手指犹如精灵一样在琴键上跳动着,潺潺溪水一般的音乐从她指尖流淌出来。

卡本冷冽的目光变得炽烈如火,他深深的盯了那少女一眼,沉声道:“是我喜欢的款式。”

战斧餐馆的老板笑容越发灿烂。

紧跟在卡本身后,头发略显斑白,已经为他效力了数十年的私人秘书卡福微笑着轻轻颔首:“那么,今晚她会在布切尔堡,为您私人弹奏几首美妙的小夜曲。”

卡本有力的点了点头,微微昂着头,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向自己的专属席位走去。

餐馆内,一名名衣冠楚楚的绅士、贵妇纷纷站起身来,满脸笑容的向卡本行礼致意。

此情此景,犹如一头狼王行走在自己的领地中,群狼纷纷俯下身体,向他表示臣服。

‘嘭’的一声大响,厚重的玻璃门被一只肥厚的大手暴力的推开。

站在门后的两个布切尔家族的护卫被大门狠狠撞了一下,两人立足不稳,向前踉跄了几步,将几个同伴撞得东倒西歪,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咚’的一声响,一名身穿样式老旧、保守的燕尾服,站在门口负责迎宾的餐馆侍者被人粗暴的丢进了大门。

一个带着愠怒的声音大声的嚷嚷着:“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没有预订,恕不招待?哈,真有趣,我从未听说,做买卖的,会把顾客拒之门外!”

身形魁梧犹如一头老熊的乔摇晃着身体,‘挤进’了想对他来说,略显逼仄的餐馆大门。他双手叉腰,低头看着被摔在地上的侍者,轻蔑的摇了摇头:“你们家老板呢?贵客登门,赶紧出来招待!”

餐馆内,所有的绅士、贵妇同时发出了惊讶的、轻轻的喧哗声。

战斧餐馆,除了鲁尔城极少数几个大人物拥有常年保留席位,其他客人必须事先预约,才能享用一顿美餐……而战斧餐馆的席位不多,它的预订经常排去了两个月后!

在战斧餐馆,已经有数十年时间没人在这里撒野了。

大概,是三十年前,一位外地来的暴发户被丢进了冶金炉后……已经很久,很久,没人敢在这里撒野了。

战斧餐馆这一代的老板老西尔深吸了一口气,义正辞严的朝着乔大声呵斥:“这位警官,如果您没有预约,请您离开……我宣布,因为您刚才粗鲁无礼的行为,战斧餐馆将永远不会接待您……以及和您有关的所有人!”

正走向自己专用席位的卡本深深的看了一眼停下弹奏的少女,然后转过身,冷淡的在乔身上扫了一眼。

他朝着乔指了指,冷声道:“打断他的四条腿,随便找个积水的矿坑丢进去。”

餐馆内,一众鲁尔城的绅士们纷纷鼓掌赞叹。

“不愧是卡本阁下,这样的处置,最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