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8008下载地址

朱副秘书长悄悄问省.委办公厅干部,说你们跟徐部长下来都这样吗?那人哭丧着脸说中午吃盒饭,晚上喝粥,幸亏早上是自助餐不然一天都吃不饱。

朱副秘书长无声地笑笑,又说没人提个醒什么的,一群大老爷们每晚喝粥受得了吗?那人无奈地摇头,说这位领导脾气大得很,为着吃吃喝喝别费那份心了,权当减肥啰。

快结束时徐璃突然问有没有去润庄县的行程?

方晟愣了一下,说好像有,滩涂开发和盐碱地种植大棚农副产品也列在此行视察范围里,主要有外来投资商、专家学者等等。

从这里到润庄要多久?徐璃又问。

方晟说一个多小时吧。

徐璃顿了顿,果断地说那么各位再辛苦会儿马上出发,免得白天的宝贵时间都耗在路上!

啊!方晟、贺铮等市领导都大吃一惊。

方晟是吃惊她晚上跑到润庄什么意图,是不是洞察了自己准备暗度陈仓的动向?

贺铮、朱副秘书长等人则烦恼丛生:润泽美华酒店的房间已经预订好了;明天的早餐、上午去罗团的行程、每站接待人员等等都已布置到位;这一来打乱原有计划不说,关键在于润庄毕竟是县城,住宿、吃饭等等条件肯定不如润泽,而且原来的行程润庄是最后一站,结束之后直接上高速回轩城了,很多准备工作还在进行之中。

大家都焦急地拿眼神暗示方晟,就连陪同人员也不乐意——刚坐了两个多小时到润泽,又坐一个多小时去润庄,闲得慌吗?

方晟笑道向徐部长汇报,因为润泽加快路面建设,城里城外到处在修路,路况很差,晚上开车不太安,建议还是按原计划等到后天中午过去吧?

似梦般的少女花样蕾丝尽显娇媚姿态

徐璃不经意说路况不好慢慢开就行了,反正在车上也是睡觉,就这样说定了!说着起身,吩咐道大家活动会儿,马上出发!

真是任性的大小姐脾气。所有人心里都哀叹道。

走到门口,当着一班官员徐璃突然问道,白局是不是在润庄休养?今晚我单独过去探望一下,不影响白天行程。

方晟又是大惊,顿时明白她为何执意晚上赶赴润庄,原来打的这个主意!强笑道她……她……正在接受系统恢复训练,暂时别……别打扰了吧?

徐璃淡淡说那怎么行,既然来了怎能不看望老朋友?别打电话,我要给她意外惊喜!

说罢居然半真半假从方晟手里夺过手机顺手揣进包里!

她能抢方晟的手机,方晟却不便从她包里抢回来,这就是上级与下级的区别,也是男人与女人的差异。

我能跟你开玩笑,你跟我开玩笑就叫性-骚-扰!

我能跟你打官腔,你跟我打官腔就叫不识时务!

瞬间方晟急出一身冷汗!

不是别的,他真的很担心徐璃突袭度假山庄的结果会看到床上玉体横陈的两位妙人!

那可不是开玩笑!

以徐璃的个性绝对不可能加入其中,必定是撤头就回;而白翎和鱼小婷此番丢脸之下,今后起码十年之内甭想再提这碴儿。

方晟脑中急剧盘算,眼角往何超、朱副秘书长那边瞟,徐璃看得明白,一把拉着他说别东张西望了,上车吧!

到了车上徐璃非把他挤到靠窗位置,然后说方书计想泄露省慰问组行程啊,那是不对的,大家都不准借手机给他!

一行干部看着暗暗好笑:素以霸道独断、说一不二著称的方晟,在徐璃半软半硬、半开玩笑半当真的手段真的无计可施。

当然也说明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方晟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

徐璃施展的不叫体制内伎俩,而是耍小性子;方晟迁就代表着宽容和爱意,并非真拿她没办法。

车子开动后借助嘈杂声,方晟低声道:“你跟白翎又不对付,看什么望?别闹了,晚上早点休息。”

徐璃笑吟吟道:“不是还有小婷吗?那可是少女时代最好的闺蜜,没有之一。”

方晟低三下四道:“她俩安安分分在那边恢复训练,你就别上门找碴了……把我夹在中间很为难的。”

徐璃诡谲一笑,声音压到最小,道:“夹在中间,很有创意的想法呀,但多出一个怎么办,要不剩下那位覆盖到上面?”

方晟爆发出一阵剧烈咳嗽!

“徐部长!”他恼怒道,“请注意自己的身份好不好,在谈工作呢!”

徐璃回复端庄冷漠的神情,道:“工作就是,现在我以省.委常委身份命令你陪同看望载誉归来的巾帼英雄——白翎同志和鱼小婷同志!”

方晟连连叹气,不停地喝茶、擦汗;徐璃看了愈发觉得他心中有鬼,更加坚持自己的想法。

车子来到润庄县城最好的酒店,徐璃示意其他人员先下车办理入住手续,“大家早点休息,我们去度假山庄看望京都领导,给我留个房间”。

看着一脸垂头丧气的方晟,陪同人员以及润泽市.委领导们都窃笑不语。

大巴继续前行,又开了将近半个小时驶入海边度假山庄。

“车子……在这儿等?”

何超见徐璃紧紧盯着方晟,方晟欲言又休的模样,壮着胆子问。

“嗯,等会儿送徐……”

方晟才说了半截就被徐璃打断,道:“你们直接回酒店,这么大山庄派不出车吗?”

“是。”

何超应了一声,动作麻利地上车、走人。

看着大巴飞快地驶离山庄,见四下无人,方晟无奈地说:“该打发的不该打发的都打发了,身边连个证人都没有,回头那些嚼舌头的不知要渲染成什么样子。”

徐璃冷笑道:“有证人就不嚼舌头吗?你真想多了!”

“大老远的你到底跑到这儿干嘛?”

“不干嘛,所以你也不准干嘛!”徐璃寒着脸说,“要是准备享齐人之福,再加我一个。”

说中了!

今晚若非徐璃横插一杠子,有九成九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激情之夜、狂欢之夜!

如今……

如今方晟最发愁的就是她俩千万别象白翎所说,直接身无寸缕地在床上等!

那样的话,以后包括自己在徐璃面前真的抬不起头了。

见他心神不定,徐璃更是笃笃定他们仨今晚有名堂,问了服务台白翎所在别墅后大步流星走过去!

度假村清一色都是复式小别墅,每幢别墅四套家居式房间,白翎和鱼小婷住在11号别墅。

远远看去,11号别墅乌灯瞎火没有一丝光亮,这让方晟心里狂汗!

虽说思想都通了,白翎和鱼小婷又是出生入死结下的深厚友谊,真要实施三人行计划肯定害羞,把所有灯都熄了在漆黑中才好意思脱得让方成心惊肉跳……

方晟想着一进别墅就高喊两人名字,凭她俩的速度二十秒内连袜子都能穿好!

徐璃却洞察他的心思,警告道:“不准吱声!都说了给她俩一个惊喜,敢嗯一小声,嘿嘿嘿后果很严重的!”

方晟暗想相比两具身无寸缕的大活人被活捉,能有比这更严重的后果?我又不是哑巴,说不吱声就不吱声?

两人各怀心思,不料刚靠近11号别墅,就有个明眸善睐的女服务员迎上前,带着标准的笑容道:

“方书计,两位客人在羽毛球馆运动呢。”

瞬间方晟和徐璃都愣了一愣,然后往羽毛球馆方向走去。

此时是晚上九点多钟,球馆里灯火通明,不时回荡着欢笑声、跳跃声、击打球的声音。

白翎穿着一袭白色的网球裙,鱼小婷则是一袭黑色的网球裙,都露出修长结实的大长腿,步伐矫健地挥拍对打。这样一对活力四射且漂亮出众的美女组合,单瞅她俩紧绷而有弹性的皮肤,灵动机敏的反应和速度,哪象都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

说她俩才三十岁都有人信!

呃,中午不是在方晟面前言之凿凿要三人行吗,怎么跑来打羽毛球了?

说穿了还是白翎激动起来一时冲口而出,在路上越想越觉得唐突,觉得没必要拉低自己的品味去迎合方晟内心深处最阴暗的需求!

再说了,万一鱼小婷拒绝,以后还有脸见面吗?把自己对那事儿的沉溺和渴求暴露在第三人面前,肯定很别扭、很尴尬吧。

一路琢磨到度假村,白翎已经彻底打消那个疯狂的念头,直接加入到鱼小婷训练行列当中,在教官指挥下挥汗如雨地进行一系列体能恢复训练。

吃完晚饭鱼小婷本想早点睡觉,白翎非拉她打羽毛球,暗想就算方晟念念不忘也得由他主动说,要不然就看今晚睡哪个房间!

看到方晟和徐璃同时出现,白翎不由得大出意外,一个恍惚竟忘了防守,“啪”,羽毛球打在脸上生疼。

几年来体制内历练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白翎立即小跑过去与徐璃亲切握手!

徐璃难得微笑地关心海啸时的经历、荒岛生存以及在海盗手里有没有受伤等等;白翎则一本正经感谢她的关心,并盛情邀请加入打球队伍。

说话间鱼小婷笑咪咪过来,徐璃上前叫了声“小婷”,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霎时徐璃眼圈有点红,紧紧咬住嘴唇防止控制不住情绪——少女时期的感情最率真,最无暇,最坦诚,她永远忘不了在最孤独的时候鱼小婷当时给予自己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