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抖音网页版登陆

反恐中心会同战略安局的反特部门派遣的精英源源不断从不同线路潜入临海,立即按既定分组到各个市县,基本保持三人一个小组神不知鬼不觉进入潜伏区。

多年来,CIA在临海——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如此,几乎所有潜伏人员在情报部门掌握之中,之所以不抓捕,一来双方保持一定的默契,你不抓我我也不抓你,你抓我两个我也抓你两个;二来都想通过长期而隐秘的监视顺藤摸瓜查到潜伏更深的特工,所谓放长线钓大鱼。

但此次CIA居然把主意打到白翎头上,炸死特警,鱼小婷、小丁被打成重伤,大丁下落不明,明显是违规在先。

反复斟酌,白翎请示战略安局领导后决定以牙还牙,打掉CIA的嚣张气焰!

战略安局领导们下了决心,即便大丁落到了CIA手里,也绝对不肯交换俘虏,而要以不惜一战的气势迫使对方主动交还大丁。

按原先想法至少等鱼小婷和小丁有一个醒来,大致了解情况再动手,可鱼小婷术后直到中午都没有苏醒迹象,小丁上午倒是醒了,但处于保护性失忆状态,什么都想不起来。

眼看临海境内CIA潜伏人员通讯频繁,个别人员有即将转移的情况,说明CIA已察觉到危险,准备按批次撤出临海!

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白翎不想再等下去,断然下令:校对时间,五分钟后各小组同时行动!

此次确定CIA潜伏特工身份的共有29人,也就是29个抓捕小组将在五分钟后闪电出击。

对于抓捕行动,除了5个组涉及的CIA特工层次较高尽量活捉之外,白翎的通知是下手不必顾忌,以最小伤亡迅速结束战斗!

换而言之就是,往死里打!

眼神清澈清楚小美女日常写真套图

两分钟眨眼间过去了,有8个小组先后报告说埋伏行动可能被发现,对方正在房间准备掩体和武器,打算负隅顽抗!

强攻!白翎眼睛一眨不眨地命令道。

还剩一分钟,绝大多数小组都报告目标已发现处境不妙,纷纷采取应对措施,几乎都把家人打发出去,只留一个人在家。

白翎面不改色道原计划不变,准备30秒倒计时!

这时病床上鱼小婷悠悠醒来,睁眼便看到满脸杀气的白翎,还有握在手里的指挥仪,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用尽力气叫道:

“不……不是CIA……”

没说完又昏了过去。

瞬间白翎也清楚鱼小婷的意思,一瞥离攻击时间只剩五秒,急速道:

“行动取消!行动取消!重复,行动取消!收到请回答!”

“收到。”

“收到。”

“收到……”

看着指挥仪上一盏盏红灯变成绿灯,直到屏皆绿,白翎才放下心来,继续命令道:

“原地待命,等待通知。”

之后白翎坐到病床边,目不转睛看着鱼小婷恬静秀丽的脸庞,脑里闪动在顺坝携手抗敌的场景,还有她分娩当夜果断出逃的爆炸性消息,此情此景历历在目。

眼下,叶韵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也在这家医院。

我们都老了,经不起摔打和磨难,还是……尽早退出第一线,回归安逸舒适的生活吧。

白翎感慨地想道。

险到极点的爆炸,鱼小婷、小丁的重伤,给白翎非常大的触动。回头想想方晟反复叮嘱“不准冲在第一线”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年岁不饶人啊,不服气也不行,鱼小婷就是活生生的教训。

换五年、十年前,要把鱼小婷打成这样起码要付出六七倍的代价,这回连对手的影子都没摸到。

静静等了近两个小时,各小组沉不住气,纷纷询问接下来怎么办,因为对方似有外出的意思。

拦截还是听之任之?

战略安局那边也连续打了几个电话了解情况,对白翎的举棋不定不太满意。

请来专家会诊,都没把握确定何时再次苏醒——人体是过于精密和玄奥的机器,当今医学技术依然探索不到最核心的原理,只能边等边看。

润泽留2个小组其它部撤离,到轩城集中待命,今天行动结束!白翎咬咬牙下达命令。

她绝对相信鱼小婷。

象鱼小婷这种受过极为专业且严格训练的情报人员,哪怕身体状况差到极点、意识模糊到不能正常思考,也可以凭借顽强的意志清晰发出讯息。

晚上,临海省厅十处处长打来电话,说掌控下的29名CIA潜伏人员已有11名乘坐飞机、高铁等离境,还有10多人也在蠢蠢欲动,包括重点布控的5名高级别特工!

时不可失,起码抓捕两三个以免造成不可弥补的错误。处长暗示道。

抓了可以放,让CIA潜伏人员一窝蜂跑了可是重大过失。

白翎决心已下,斩钉截铁说没关系,出了问题我负责!

随即让参与行动的人员原路返回各驻地,行动彻底结束。

方晟打电话问清原委后也替她捏了把汗,说哪怕捞一个握在手里也好,防止要交换大丁呢。

白翎反诘道连你都信不过小婷?她说跟CIA无关,那就肯定无关,整个在润泽发生的一切跟CIA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们不能基于错误判断作出错误的行动。

方晟沉吟道老实说除了CIA,真想不出谁有这么大胆子。

小丁清醒了没?白翎问。

还是浑浑噩噩,之前发生的事都想不起来,而且伤势严重,下午又昏了过去。

小婷的情况也差不多,继续等吧。

我还是觉得你有点冒险,多抓一个其实没关系的。方晟委婉地说。

白翎叹道问题不象你想得那么简单,不错,抓一个是很容易,但在对方有戒备的情况下能确保活捉吗?如果不能,那就意味着我方也将有一位潜伏同志在抓捕中牺牲,这是很残酷的现实。要想保护我方每位同志生命安,就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展开行动——与上次银山的较量不同,那是有确凿证据让美方没法狡辩的,方晟!

听白翎这么一说,方晟才明白她的苦心。

在病房守到凌晨两点多钟,鱼小婷终于慢慢睁开眼,再次看到一脸疲倦的白翎,两人四目交汇,良久白翎微笑着问:

“完清醒了?”

鱼小婷想挪动身子,身上下钻心地痛,不觉“哼”了一声,道:

“我伤得很严重?”

“安心养伤吧,润泽那边有我呢。”

“跟CIA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昨天你短暂苏醒时已说了,我因此取消了针对CIA的报复行动。”

“你猜是谁?”

“老朋友,FBI?”

“也不是,”鱼小婷目光定定看着上方吊瓶,隔了好一会儿才说,“前所未有强大的对手,你们称作影子组织!”

白翎骇然!

从险些被炸死到鱼小婷险些死在眼前,白翎脑子里想遍了世界所有情报部门和恐怖团伙,就是没想过影子组织!

“它……它一直潜伏在最黑暗深处,从不公开跟任何国家或组织对抗,怎,怎么会找上你?”白翎难以置信地问。

“我也不清楚,但,”鱼小婷虚弱地喘了口气,“我抓了个活口……”

白翎如同弹簧蹦起来,瞪着对方半晌没说出话来!

根据樊伟和FBI总部传来的消息,从二战到现在,关于影子组织一直是虚无飘渺的神话,除了冷战期间在柏林抓到的那位杂货店老板,还有上次FBI在香港抓获的视若珍宝的陈兮枳,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抓捕过影子组织活口!

叶韵已丧失正常意识,也没在清醒状态下交待过任何有关影子组织的情况,不能算数。

“人在哪……哪儿?”她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干涩,舌头也打起结来。

“前进养鸡场……”

白翎失声道:“糟糕!那儿已经炸成废墟!”

“……后面的猪饲料仓库里……”

“呼——”

白翎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说话大喘气,吓死我了……我这就安排行动小组过去!”

“慢!”

鱼小婷默默匀了气息,道:“从北往南数第二间,挂锁背后我贴了块……微型塑料炸弹,用钥匙和直接撬都会爆炸……”

“来点水润润嗓子。”

白翎拿吸管让她喝了些水,鱼小婷略微有了些精神继续说:

“要把锁眼里的跳针取出来才行,俘虏被扔在麻袋垛上层,五花八绑嘴上蒙了胶布,手腕绳结里有根跳线,炸弹埋在他身体底下,所以他不敢乱动……”

鱼小婷一口气说到这里又连连喘息,歇了会儿才说,“剪掉绿线就行了,但愿他还活着。”

白翎伏在她面前,强抑激动地说:“真要还活着,你就立大功了!”

留守在润泽的2个行动小组立即来到指定地点,受前进养鸡场爆炸影响,老板昨天就将所有的猪临时转移出去,猪舍、仓库等空无一人。

存放猪饮料的共有3间仓库,北面2间都是满的暂时不会打开,这也是鱼小婷选择用来关押俘虏的原因。

按鱼小婷所说取出锁眼跳针,开了挂锁,进去后拿了木梯上去,果然看到一个满眼惊恐、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

身下的确埋了炸弹。

不能不佩服鱼小婷的心细如发,炸弹跳线就缠在手腕间,难怪这家伙一动不敢动。

剪掉绿线瞬间,中年男人腰部向上一挺,旋风般扫倒面前两人,再弹身沿着木梯滑下去,却被守在底下的几个人一哄而上死死将他按倒在地——

卟!

在他颈上扎了一针,中年男人顿时头一歪失去知觉!

作者***:紧急通知:断更随时可能发生,为及时发布和沟通续篇等消息,请书友们尽快加微信号:jis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