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and welcome to beautiful 草莓视频成年app下载汅.

麻豆传媒特别的情人节礼物

Tags:.

.630shu.co,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秦浩如此冷血,丧尽天良,简直不讲道理啊!”

“泯灭人性,是个魔鬼!”

“诛杀我们三百多万降军,为大陆所不耻,等着被正道之士讨伐吧!”

“看们大秦府,以后有何立足之地!”

求生无望,这些跪地的降军开始指责秦浩,有的还怒骂起来。

个别家伙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嘲弄,不相信秦浩有灭杀这么多人的能力。

秦浩是很强,但要说杀尽他们三百多万人,累到手软也办不到,尤其是秦浩在刚经历完血战的情况下。

“少府主三思!”

“少爷三思啊!”

“浩儿,要不我们放……”

大秦府这边有人开始劝说,屠杀投降的士兵,是犯了大忌,天理难容,如恶魔一般令人发指。

清新的空气诱惑

万一某日,大秦府一旦战败,人家也不接受投降该怎么办?

可不等秦世龙这些人说放人,秦浩已经抬手制止了,淡淡到:“赢得的胜利,是们的。杀人的罪,我来背。战功是们的,恶魔的骂名,我来扛。”

“我秦浩只想告诉所有人,没人能在伤害了我大秦的子民之后,还能身而退的。当们朝大秦府发起战争的时候,就该做好死的觉悟!”

“另外们跟我说,讲道理?呵呵……这个世界,从来都不讲道理,只讲实力!”

秦浩言尽于此,下一刻,当众取出一只“亚亚葫芦”。

们不是嘲弄我,没本事端掉三百多万人吗?

我偏做给们看。

这只“亚亚葫芦”充满了古朴的气息,正是秦浩在镇妖塔得到的……炼药壶。

他抬手一抛,悬挂当空,葫芦底朝天,口朝下,对准了跪满一地的宇文家降兵。

当炼药壶出现之时,这些降兵的心里也是陡然一凉,预感到不妙,于是拔腿就想窜。

这时,秦浩放声高喝:“魔封波!”

只见他双手举过头顶,在身前大幅度的一抡。

呼一声。

掀起一股子滔天的吸扯之力,笼罩半条峡谷,卷稻草一般,把满地乱爬的逃兵卷向炼药壶。

秦浩前世虽然没尝试过封印大妖,但对施展炼药壶的法门,也颇有研究。

这道“魔封波”,正是从前世某一位帝级老前辈手中学得。

刹那间,峡谷内狂风骤起,逃窜的士兵身不由己的双脚离地,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下,他们的身子肉眼可见的被渐渐拉长、拉得变形。

有的人,直接被扯得四分五裂,残肢断臂,齐齐朝炼药壶涌去,连空间都产生了扭曲。

然而,秦浩毕竟刚经历过血战,尤其斩杀宇文野,胜在一个快字。

快到对方反应不及,乱了方寸。

本质上秦浩晋升之后的战力,并没有比宇文野强多少。

可是对方吓破了胆,才被秦浩侥幸得手。

此刻再施展魔封波,显然有些体力不支。

“主人,我来助!”

老妖很有眼力,方才一番吸收几十万士兵的灵魂,也让他精力旺盛的很,王阶之气释放开来,一股强盛的压力汇入魔封波之内,让峡谷里的吸力,顿时像打了鸡血,变得滔天的强。

乃至秦浩后方的秦世龙他们,脸皮子都被吸扯的变形了。也就在这几个呼吸间,秦浩和老妖联手把三百多万人,硬生生的封印炼药壶之内,那面前黑压压的人流,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峡谷里变得空荡荡的,仿佛宇文家的军队从来不曾到过此地,画面寂静

的可怕,令人脊背发寒。

“咕噜!”

大秦府的将士齐齐吞了口唾沫。

不见了,连地上的尸体,都不见了!

此刻,他们畏惧的看向半空悬浮的炼药壶,心底有无穷的恐惧在蔓延。

少府主活生生的把三百多万人,炼进了一个小瓶子里。

这手段……说实话残忍到了极点,比恶魔更恶魔,更不齿。

但不知为何,大秦府的将士却对秦浩变得更加敬慕。

战士们心里明白,今日过后,恐怕整个西凉大地,再无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国家,敢对大秦府兴兵,甚至连指手画脚都不敢。

只要有秦浩一天在,大秦府注定会更加辉煌。

只有像少府主这般铁血的强者,才能带领大秦府走得更远,变得更强。

反过来讲,若今日战败的不是宇文家,他们又岂会放过大秦府吗?答案是不可能。

所以此刻,体将士无不是拿看向帝王般的崇高目光,去望着秦浩,去仰视秦浩。

……

这一战,终究结束了!

正如秦浩所言,宇文家的人,一个也没跑掉,被装进炼药壶里炼化。

大秦府这方面也损失惨重,此役,折损精兵四十万,伤残者高达十几万,其中很多人是被巨石砸死。

尤其令陈苍河心痛的是,天噷六城、合计五十多个门派的掌门和长老,部集体罹难。

这对大秦府来说,是惨痛无比的代价。

高层方面,酒鬼被斩去双臂,老六头惨死,海大富瘸了一条腿。

幸亏秦浩和齐小瓜赶来的及时,否侧,后果不堪设想。

战役过后,大秦府休整五日,安顿伤员,抚恤阵亡的将士等等。

直到第六天,大家伤势好转,秦浩才把所有人召集到凤璃宫。

如今的凤璃宫,凤璃岛已经坍塌。

陈苍河把内门一分为二,一半布置成内阁,另一半还是内门。

只不过此时的内门比起以前,缩小了很多。

凤璃殿!

这是新的凤璃殿。

大殿之中,秦浩一身赤阳内院弟子的红色紧身衣,安坐在主位。

倒不是他想坐,而是陈苍河非让他坐的。

秦浩不答应,陈苍河还跟他急眼了。

此时,秦浩手里把玩着炼药壶,下方跪着俩个人。

一人是风月国皇帝,一人是勇战国皇帝。

事实上,这俩个家伙,也是赤峰山大战中,盟军里仅存的俩名生还者,他们非常感激老天爷,多亏了他们的亲爹还活着的时候,烧了高香。

只不过,这俩人再无半点皇帝的样子,犹如乞丐一般,披头散发,浑身破烂的跪在秦浩面前,老实的像发抖的老母鸡。

尤其当秦浩拿出炼药壶的时候,他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生怕下一秒秦浩会突然大吼一声“魔封波”,然后把他们装进瓶子里。

“狗圣大人好!”

门口,俩名负责把守的凤璃宫弟子,甚是恭敬的弯下腰。

然后看到,狗精昂着头,趾高气扬的迈了进来,在其头顶上,还悬浮着一团子猩红的骚气。骚气里,正发出一阵“桀桀”的淫荡声。

Posted on 28 5月 '22 by ,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