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榴莲草莓秋葵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战场之上,沉静压抑。

随着九位圣主的虚影出现,妖魔一方顿时收敛了许多,尤其是几位妖主,没有再轻举妄动,以免刺激到九位圣主。

当然,妖魔一方虽然收敛,血河大阵却没有撤去,源源不绝的血气融入血河大阵之中。

遭遇如此一幕,人族修士悲从心来,甚至感到心灰意冷。

他们之中,大都为人族坚守申天柱多年,为人族出生入死,付出过血与汗,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结果却落得如此下场,实在叫人心寒。

可悲可怜?愤怒悔恨?

恍惚间,不少人莫名的想到了萧亦然,想到众人声讨对方时的场景,是不是对方也如他们此刻的心情一眼?

原来萧亦然并没有错,他们才是不明是非不辩黑白的“瞎子”。

“唉!”

长长一声叹息,太玄圣主十分愧疚道:“卓云仙,此事牵连甚广,老夫也是身不由己,不过的确是老夫亏欠于,有什么要求,直管提出来吧,老夫尽量补偿。”

“用不着补偿。”

腿长少女公园游记

卓云仙一口回绝,复又道:“对于们的算计或谋划,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来此地,只为两件事情,一是收回卓家信物鹤心玉,二是带走我姐和萧亦然……当然,还有番天印。”

老实说,卓云仙最初的心情很愤怒,对几位圣主充满了杀意,若非卓玉晚和萧亦然安然无恙,恐怕他现在也不会心平气和的站在这里了。

然而愤怒过后,卓云仙觉得有些可悲,为那些驻守界外战场的修士,更为了那些死在这里的人族。原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别人棋局中的棋子,而下棋的人正是高高在上的仙穹圣主。

太玄圣主摇了摇头,颇为无奈道:“抱歉卓云仙,鹤心玉和番天印另有用处,暂时不能交还给。”

“给我个理由。”

卓云仙并未动怒,但是态度十分坚决。

太玄圣主耐心解释道:“此地乃是上古神州纪最后一处战场,也是仙道最后的坟墓,谓之仙墓……上古之后,仙穹大陆再无人成仙,为了给天下苍生寻找一条出路,两位人祖想要进入仙墓,解开成仙之秘,而鹤心玉乃是打开仙墓的钥匙。”

卓云仙沉默不言,因为他突然想到,这所谓的仙墓,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纪元之墓。

鹤心玉……钥匙……

云家……守墓一族……

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某种莫名的联系。

心中转念,卓云仙缓缓开口道:“为了打开仙墓,所以们和妖魔勾结,以献祭人族为代价?”

“不!我们没有!”

太玄圣主否认的摇了摇头,情绪有些压抑:“数千年来,我们在两位人祖的带领下镇守界外战场,一方面是为了地狱妖魔的侵袭,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等待仙墓开启。只不过,打开仙墓需要庞大的能量,普通仙石根本无法使用,唯有大量的生命本源才可以,因此我们与妖魔之间渐渐达成了一种默契……而且,他们并不会死,只是虚弱一阵子罢了。”

卓云仙面无表情道:“是的,他们的确不会死,但是们可知道,们这么做,会让他们心寒,甚至失掉人心?一旦人心散落,整个人族也就完了。”

没有人能容忍背叛,哪怕是为了大义。

太玄圣主深吸了口气,内心有些沉痛:“说的,我都明白,但是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有的事情总要有人来做,哪怕我们会成为千古罪人。”

“卓云仙,想必也清楚,天门开启,万界融合,劫难随时可能降临仙穹大陆,或者说大劫已经开始了……”

“自从太虚幻境融合之后,仙穹大陆遽变,我们对界外战场的控制越来越弱。为了能够应对将来的劫数,两位人族决定以十二天柱为代价,强行召唤仙墓,眼下只是开始罢了。”

听着太玄圣主说完,卓云仙心里尤为沉重。

牺牲一部分人,换取更多人的生机,这样的事情很难说是对还是错。

卓云仙很清楚仙穹大陆的现状,所以他没有资格去评判两位人族的决定,毕竟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着仙穹大陆甚至整个人族的命运。

当然,对于牺牲的人而言,这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由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没有选择的权力。

……

沉默片刻,卓云仙转问道:“番天印呢?为何要算计萧亦然和我姐?”

太玄圣主没有回答,中州圣主却道:“卓云仙,此事与太玄圣主无关,是我们共同的决定。番天印乃是上古昆仑至宝,能够镇压人族气运,一旦进入仙墓,需要此宝抵御劫数之力,所以番天印必须留下。”

卓云仙微微皱眉,语气转冷:“这么说,们由始至终都没想过,让萧亦然和我姐进入仙墓?”

太玄圣主叹了口气道:“并非老夫不想,而是他们资质不足,根基不够,强自进入仙墓太危险了……要知道,萧亦然同样是老夫的徒孙,老夫又岂会害他们。”

这话倒是没错,虽然萧亦然和卓玉晚的资质不差,可是放在界外战场,真的只能垫底,连传承序列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和皇甫九真这样的天骄种子相提并论。

卓云仙没有反驳,只是淡淡开口道:“鹤心玉可以交给们,但是我不同一皇甫九真和他的同伙进入仙墓。”

在卓云仙看来,皇甫九真野心勃勃,绝对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这样的人物一旦成长起来,对人族的危害太大,因为他们心中只有利益得失,没有底线和道义。

申统领等人又惊又怒,忍不住大声呵斥。

皇甫九真却笑了起来:“卓云仙,不同意?以为自己是谁?没有番天印,已经不是昆仑之主了。而我,乃是纪元之子,有大气运再身,如今番天印在我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能,否则以为九位圣主为什么会为我出头?”

九位圣主各自沉默,显然默认了皇甫九真之言。

卓云仙目光沉静,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们是不是对我的话有误会?我不是在和们商量。”

“怎么?还想抢夺番天印不成?”

皇甫九真笑意不见,周围妖主则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