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官方茄子视频在线观免费

新领导上任后,清查裸官的风暴席卷神州大地。重灾区是京都、碧海以及朝明等沿海发达省份,据小道消息情况最严重的朝明市,一个区就查出科级以上裸官117人,实在是触目惊心,令最高层深感不安。

风暴刮到双江,刮到鄞峡,所有人都认为方晟首当其冲。不料省委组织部第一个谈话的却是已转到人大的马天晓!

第二个谈话的是人大另一位副主任蒲英江,其妻子一直在澳大利亚照顾儿子一家。

虽说马天晓和蒲英江都退居二线,还是在编公务员、副厅级领导干部,按规定要受《关于对直系亲属移居国(境)外国家工作人员加强管理的暂行规定》约束,这一点没有讨价还价余地!

谈话的结果是,马天晓承诺一个月内妻子从新西兰回国,并放弃那边的绿卡定居鄞峡;蒲英江则答应立即着手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因为儿子在澳大利亚生了两个儿子,家里离不开老人照料。

谈话结束时,马天晓和蒲英江同时问了个问题:方晟的妻子赵尧尧在英国伦敦定居,为何不找他谈话?

回答是:方晟已与赵尧尧离婚!

消息传到吴郁明耳里都吓了一跳:动作这么快,说离就离?于家怎么放心将方晟放飞?一旦单身,白翎,还有那么多女人会不会趁虚而入?

想了好久,吴郁明蓦地自嘲一笑,忖道这些是该方晟考虑的问题,我愁什么愁?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有能耐搞那么多女人,没能耐搞定婚姻麻烦么?

组织部找两位裸官谈话时,方晟在办公室边接电话边接待客人。

客人来自香港,负责打理赵尧尧在香港的商业事务,名字挺洋气叫赵约翰。他是私下与方晟接洽,讨论扩建黄海教堂相关事宜。

赵约翰介绍说,赵总的设想是说服黄海县正府拆卸教堂左右两则的居民楼,以及后面一家商场的仓库,将教堂规模扩建五倍……

你的青春

五倍?!方晟吓了一跳。

赵约翰赶紧问方市长有反对意见吗?

没,没有,你继续说。

赵约翰说新教堂采用赵总最喜欢的哥特式风格,要有彩色玫瑰窗、透视门、双钟楼尖塔,以及尖顶拱券、飞扶壁、石束柱等构件,成为纯正风格的欧洲中世纪教堂。这方面方市长有什么补充意见?

方晟想了会儿说教堂里面休闲区要放几尊石雕,具体内容直接问赵总,她会领悟出我的意思。

赵约翰认真记下,说关于教堂名称,赵总想了几个名字供您挑选……

拿着纸琢磨了好半天,方晟说要么先确定“楚碚大教堂”——名字里嵌有女儿楚楚和暗含小贝的名字,又突出是教堂是石结构建筑,一举数得。

关于总投资,赵约翰汇报道,赵总说初定一个亿,不够追加。

方晟正在喝茶,听到这个数字顿时被呛住!

好大的手笔,莫非赵尧尧生意做大了,习惯以亿为单位?当初在江业为周小容筹款一个亿也是左右为难,至今落下尾巴。小小教堂居然就要投一个亿?还不得把黄海正府乐疯了?

赵约翰见他吃惊的模样,认真解释说一个亿很可能不够的,因为赵总要求教堂内所有建筑都必须是石结构,加上尖塔、尖顶拱券、飞扶壁等国内建筑师不熟悉,要从欧洲聘请名家参与设计,成本会非常高。

方晟点点头,说你马上开始做前期准备,黄海那边教堂重建、周边建筑拆迁我来安排,保持联系。

谢谢方市长!赵约翰深鞠一躬后离开。

黄海现任领导班子都是新面孔,方晟一个也不认识,但没关系,经过朱正阳、程庚明、肖翔等几任县委书记经心苦营,基本都是踏实可靠、能拍拍肩膀直接吩咐的亲信。

方晟打电话给朱正阳透露了赵尧尧重建大教堂的想法,强调钱不是问题,千万避免因为强拆闹出事端,不肯搬迁的做思想工作为主,实在不行拿钱砸。

朱正阳说那一带属于老城区,我和庚明、肖翔都曾动过改造念头,主要是没项目、没亮点,加上老城区拆迁难度大就搁下了。这回有教堂作为标志性建筑,黄海领导班子正好能下决心动手,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不要透露跟我和赵尧尧有关。方晟叮嘱道。

朱正阳笑道那当然了,我办事,你放心。

处理完教堂的事,燕慎来了电话,首先关心他是否被裸官风暴波及,得知已经离婚欣慰地笑了笑,说不管真离假离,起码形式上要符合京都要求。

然后主动说起姜姝,目前正在意大利一个远离暄嚣的小岛接受治疗,地中海地区特有的阳光、沙滩、海湾,还有顶级专家采用的最先进的治疗方案,对姜姝的心理疏导、病情缓解帮助很大,预计两年内可以有质的改变,即中度转为轻度……

方晟喟叹道漫长的治疗过程啊,真是想不到的艰难。燕兄,咱兄弟不玩虚的,对姜姝的治疗我也有一份义务在内,若有帮得上的地方尽管说,那样倒能让我安心很多。

他暗知燕慎不可能无缘无故打电话提到姜姝病情,更不会说得如此详尽,肯定在某个方面遇到点困难——燕首长虽担任外事委主任,享受正国待遇,毕竟不是最顶层五位行列,难免有微妙区别。

燕慎顿了顿,说其实治疗费用没多大问题,有关方面同意额报销,包括在那边的所有费用,只是……专家组希望购置更先进的仪器用于测试,仪器动辄数百万美元,唉……

方晟当即说那个没关系,燕兄把专家组联系方式发给我,回头请赵尧尧运作此事。

赵尧尧?燕慎很意外,你刚刚说你俩已经……

方晟笑道别问太细好不好?总之有比较完美的解决途径,而且仪器会在欧洲购置,跟国内没一点点关系,行不?

太感谢了!燕慎会意笑道。

方晟又问道,按治疗方案她会在小岛上至少呆两年?

燕慎说两年是保守估计,实际上要彻底治疗起码得五年甚至更久,期间不会固定在某个地方,专家组要根据季节和气候变化选择不同地方。

噢,是这样啊……

方晟失望地说,从内心讲真有探望的想法,回忆起她的率真、她的开朗、她的皱眉瞪眼,联想起最近听说的几起抑郁,为什么给人乐观活泼印象的人反而容易陷入抑郁呢?真是难解的医学谜团。

卫君胜打来电话。

短短十多天时间,同样处于监管风暴眼的央企人事调整已尘埃落定:卫君胜离开华浩,转任规模和级别相当的达建集团董事长,原董事长受天价宴请影响“另有任用”,至今还没着落,有消息说可能就是空挂状态;于秋荻从原集团调离,到华浩任副董事长,确如于老爷子所说“换个地方继续干副职”,亦无不满。

卫君胜笑呵呵说:“方老弟,之前说的双江行、鄞峡必须要到位,不然被光辉他们笑话的。”

方晟也笑:“不着急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等卫兄放完火再说。”

“央企跟地方不同,很多位置因人而设不能随便动的,稍微一动就碰着人家奶酪,会有人兴师问罪,”卫君胜道,“想抓业绩唯有拿鞭子抽分公司,总部等于福利机构,最大功能是派发红利。”

对于央企,方晟的确了解不多,没想到卫君胜的层面也有无奈和妥协,顿了顿道:“从时间讲正好是春暖花开,山里野菜、飞禽走兽应有尽有,京都大鱼大肉吃厌了来换换口味也不错,只要来了保证陪卫兄大醉三天。”

“好,就这么说定了,”卫君胜道,“后天周五,下午拉光辉他们早点过去,周六上午在潇南拜会下朋友,下午直奔鄞峡,顺便帮我约下吴郁明,你俩一个都别跑,一个不能少,周日中午吃完饭回程正好不影响工作,就这行程你看着办。”

“确保京都朋友们吃好玩好睡好!”

卫君胜大笑:“吃好玩好就行,睡嘛自己想办法,不用麻烦方老弟的!”

说这句话时,方晟压根没想到卫君胜真会自己“想办法”,干笑着应付了几句便挂了。

随即,方晟第一时间向于道明报告——央企掌门人首度到双江考察是件大事,身为省长哪怕不出面起码要尽在掌握,不然有失职之嫌。

出乎意料,于道明说已跟卫君胜通过电话,周六中午包括田泽、部分京都背景的省领导都陪他吃饭。

于道明重点提到童光辉,说跟他处好关系很重要,其父童辉如今在政务院属于资深领导,手握重权,影响力胜过上届;大旗银行也是少有的未在双江设分行的上市公司区域性股份制银行,若能说服童光辉松口,也算于道明任期内一个亮点。

方晟说应该问题不大,上次童光辉已流露设分行的想法,倘若肯和卫君胜一块儿就代表成功了一半,到时添把柴火就行了。

于道明满意地“唔”了一声,说还有两件事给你提前透个信儿,具体怎么做自己把握,一是省正府层面要加强深化改革体制领导小组运作,改变过去空挂牌子不做实事的局面,由我亲自挂帅,田泽任副组长,下设办公室,我打算抽调明月过来担任办公室副主任……

不行!方晟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