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十大聚合直播破解

虽然还有几条评论在负隅顽抗,但已经于事无补,很快就被踩到了很下面的位置,淹没在茫茫多的评论中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乔梁给出的实锤太重了,民心所向,水军们已经完没有了发挥空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裴谦没舍得继续加钱了。

当初说好的只是控住那个视频的评论区,很多水军来帮忙到这个动态文章下面输出一下已经算是买一送一、仁至义尽了,人家水军也是拿钱办事,都打八折了怎么可能在这种大逆风的情况下强行上去输出?

裴谦简直是目瞪口呆。

“我特么……”

“我早在《海上堡垒》的时候就在刻意地帮腾达集团培养人才?我特么怎么不知道!”

万万没想到,黄思博竟然会来这么一出!

本来裴谦还指望着黄思博实话实说、能打消乔梁的妄想,结果妄想反而还加剧了。

至于黄思博自己的妄想到底是从何而来,这事就不能细品了,越品问题越大……

就在这时,胡肖发来一条信息。

“哥们,这条新的动态怎么说?兄弟们有点顶不住了,要是还想继续压的话,现在这点人手可就不够了,得加钱了啊!”

裴谦嘴角微微抽动。

清纯少女郁郁寡欢柔美照

还加钱个锤子!

都已经这样了,继续加钱这是让我的私房钱再多打几个水漂吗?

裴谦回复道:“就这样吧,不用管了。”

另一边的胡肖不由得有些纳闷。

“不对劲啊,按照这大哥之前的行事风格,不该对面越反抗越来劲吗?这么简单就放弃了?”

“可能真是这个账号背后的运营换人了吧。”

不过他也没多想,这种事情也是稀松平常,这次赚钱虽然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好嘞,那您继续忙,有任何的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

裴谦刚关掉艾丽岛网站,办公室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抬头一看,是兔尾直播的陈宇峰。

“裴总,您之前要求的那些功能都已经开发完毕了,也都测试过了,没问题。不过……您确定真要上这个‘强制一小时’的功能吗?”

显然,陈宇峰从最开始就反对这个功能,但之前裴总的态度比较坚决,他反对也没用。

现在功能已经开发完毕了,陈宇峰特意跑来一趟,就是想再探探裴总的口风,确定一下这功能到底要不要真的上。

万一裴总脑子又清醒了,改变主意了呢?

陈宇峰是真心为兔尾直播好,但凡有一点办法,他都不想上这个功能。

裴谦很清楚陈宇峰的这点小心思。

你越是反对,我当然更加确定自己是正确的!

不过裴谦是一个比较民主的人,并没有直接让陈宇峰去执行,而是稍微迂回了一下:“马总怎么说?”

陈宇峰一时语塞,愣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呃……马总觉得这个功能挺不错的,还能让我们的用户每天抽出一小时的时间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裴谦呵呵一笑:“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果然不愧是老马,和我心意相通!

陈宇峰挠了挠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如果在一个外人听起来,裴总跟马总都强烈要求必须要上某一个功能,那肯定是挺稳妥、万无一失的。

但在陈宇峰看来,这个功能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啊?

就差把“劝退”两个字直接打在网站首页上了。

裴谦自信满满地说道:“放心吧,就算这个功能初期挨几句骂、劝退一些用户也没关系,后期我自有安排。你把心放在肚子里,认真去执行就可以了。”

陈宇峰欲言又止,纠结了几秒钟这非常勉强地点点头:“好吧裴总,我这就去办。”

……

陈宇峰不情不愿地离开之后不久,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

这次来的是辛助理。

“裴总,这是我找到的几个适合做销售部门负责人的人选,您过目一下。”

辛助理递过来一份文件,里面是几份简历。

递文件的同时她又补充了一句:“您之前的要求给得比较模糊,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方向,所以我找的这几个人各种类型都有。”

“如果您觉得都不满意的话,可以再稍微完善一下筛选条件,我再去找找。”

裴谦没有立刻答复,而是先接过这几份简历,简单看了一下。

之前在让辛助理去找人的时候,裴谦确实没有给出一个非常明确的标准。

其实标准是有的,只是没法明说。

这几份简历基本上都是一些优秀的销售人员,有经验丰富的,也有经验相对欠缺的;有口才比较好的,也有性格比较适合销售工作的……

裴谦都翻了一遍,都不太满意。

因为这些人似乎都有点太优秀了!

即使是辛助理找到的履历最平庸的、能力最不行的,也已经超出了裴谦认为自己能够承受的上限。

而且,以辛助理的眼光,这些履历比较平庸的都是一些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人,而年轻人往往有冲劲、有无限的可能性。

裴谦把这些简历放在一边,稍微沉吟片刻。

“算了,你先忙别的事情吧,我再考虑考虑。”

辛助理也没多问,只是点点头:“好的裴总,如果改变主意的话可以随时找我。”

等辛助理离开之后,裴谦又把这几份简历拿起来看了一遍。

嗯,果然还是不行!

这个销售部门的人才,到底该去哪里找呢?

走正常招聘流程肯定不行,让辛助理挑的人选也都太优秀了,最差的人选也都超出了裴谦能够承受的上限。

“看来还是得我亲自出马了。”

裴谦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指望不了别人。

他又稍微翻了翻最近各部门的工作报告,然后起身离开办公室,准备出门稍微碰碰运气。

……

离开神华豪景,裴谦往附近人流比较密集的路口走去。

临近中午,附近的人流量也逐渐增多。

裴谦的目光扫过街道两边的店铺,很快看到一处住家集团的门店。

“去这里面碰碰运气?”

“不过,像这种门店的中介,应该大部分都被同化了,碰到合适人选的可能性不会很高。”

“更何况住家集团这家公司自上而下价值观都有大问题,还是算了。”

裴谦还记着之前“甲醛房”的事情,对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好感,哪怕是进去问一句“你们这业绩最差的中介是谁”也懒得问。

继续溜达了一圈。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裴谦抬头一看,似乎是附近又新开了一家健身房,在发传单了。

虽说附近有托管健身,但光靠托管健身吃下附近所有的健身客户也是不现实的,所以依旧有健身房在前赴后继地开起来。

裴谦领了两张传单略表支持,希望这些健身房能够红红火火地开起来,早日把托管健身房给搞垮。

走着走着,裴谦突然眼前一亮。

因为他发现在茫茫人群中,有一个年轻人拿着传单,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想发却又不敢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发,却被路人快速地晃过。

他就像一根木桩一样直直地杵在原地,而过他的行人灵活得就像是梅西和C罗。

“缘分呐!”

裴谦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小伙子。

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才吗?

这个年轻人长得其貌不扬,穿衣服的品味也不敢恭维,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种强烈的不自信,甚至裴谦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有点社交恐惧。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来大街上发传单,裴谦确实有点想不明白,只能说,生活不易吧。

也可能就是因为别的活都干不了,才只能来发传单。

裴谦一边观察,一边来到这个年轻人面前。

这哥们似乎刚刚做好心理建设,其他人都是匆匆而过,唯恐避之不及,就只有裴谦很慢地走过,而且眼神瞟向这边,似乎稍微有点感兴趣的样子,于是他立刻鼓起勇气,拿起一张传单递了过去。

“您好,新开的健身房了解一下?新会员办卡八五折……”

他的话音未落,裴谦已经伸手接过一张传单,然后说道:“我对新开的健身房不感兴趣,但是我对你挺感兴趣的。”

“今年多大了?什么学历?”

年轻人愣了一下:“今年……18,高中毕业。”

裴谦微微点头,又问道:“我看你这性格有点内向,怎么会选择来发传单的?”

年轻人挠了挠头:“家里条件不太好,我得赚钱。我这学历,也干不了别的……”

看得出来,这哥们不仅是性格很内向,也没什么戒备心理,裴谦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不过裴谦也基本上能确定这哥们是个什么条件了:家里条件比较困难所以高中毕业就没学上了,提前出来打工,但这小身板不太行,干不了苦力活,性格又很内向、口才也完没有,销售之类的工作也指望不了,只能勉强发发传单,干点这种没技术含量的工作了。

结果没想到就连发传单,他都是发得最慢的那个。

裴谦非常满意地微微点头:“嗯,不错,小伙子很有潜力,我很欣赏!”

“叫什么名字?”

这哥们终于感觉到有点不对,露出了戒备的表情:“你……你到底想干啥?”

如果裴谦年纪再大个几十岁,这哥们可能以为是要介绍对象的。

但现在……

难不成是遇上人贩子了?

他对自己的客观条件非常清楚,从小到大十几年现实生活的毒打已经让他认清了现实,否则也不会变成这样内向的性格。

结果对方竟然说“很有潜力”?

八成是骗子!

裴谦微微一笑:“别发传单了,来我手底下干活吧,给你开的工资绝对比发传单要高得多。”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