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视频怎么下载不了

凌晨三点,数百名干警紧急集合并没收所有通讯设备,随即贾复恩、潘海伟、俞振亲自率队分乘数十辆卡车直奔铜岭。

凌晨三点半,睡意朦胧的**局党组领导们、电信移动等领导们被叫到指挥调度室时,詹印已经在喝第二杯茶,他们得到的命令是:

切断铜岭县所有对外联络,县城内部报警电话一律转接给贾复恩。

所有外部的,一律由我接。詹印道。

领导们面面相觑了好半天,副市长兼**局长薛爱国壮着胆子问:

“詹书计,复恩同志在哪里?”

詹印盯着他看,直看得薛爱国心头发毛,半晌才缓缓说:“复恩同志跟随方市长执行任务!同志们,请把手机关掉,放到我面前来,今夜程保密!”

凌晨四点十分。

几十辆满载警力的车队驶到铜岭县城附近,与提前赶到的方晟会合,这才宣布具体任务:

贾复恩带五个小组陪同自己去余智勇家;

潘海伟带主力包围铜岭看守所,不管用什么方法务必救出余智良;

俞振带两个小组到县**局大楼,控制110报警中心,向县**局领导传达市领导指示。

精致柔美女孩咖啡店文艺写真

听方晟听完,贾复恩干脆利落道:“是!”

潘海伟愣了愣,问道:“如果对方坚决不肯能不能开枪?”

方晟一字一顿道:“尽量避免伤亡!”

那就是允许开枪而且不惜有伤亡了,潘海伟和俞振听得心中一寒,都惦出此行的份量。

也惦出方晟委以重任的潜台词:机会在眼前,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

凌晨四点二十五分。

打响第一枪的反而是贾复恩率领的小组,在完成对松河小区包围四路开入小区之际。

白天余智勇化装成老矿工的消息,当晚七拐八绕地传到戴计田耳里,所幸的是通风报信者只知道化装这件事,不知道竟然与方晟秘书接上了头,否则更麻烦。

对于余智良兄弟俩,以戴计田的脾气还是网开一面没有赶尽杀绝,这与他注重亲友、同学感情有关,特别余智良是过命的交情,与余智勇也颇为熟悉,正因为念及旧情才没下毒手。

听到手下报告,戴计田捋捋略显稀疏的头发,下了两道命令:一是看守所那边严加戒备,不准任何人以探望名义接触余智良;二是派人到余智勇所住的小区楼下设伏,发现夜里试图靠近者立即抓捕!

参与设伏者都是松河小区所在派出所干警,一般情况足以应付。

贾复恩带的却是刑警大队精锐人马,甫一接触双方便知对方身手不凡,设伏的派出所干警鸣枪警告,刑警队员却亮相身份并直接开枪。

一听警枪声,且对贾复查的声音都熟悉,派出所干警随即边放下武器边向上级回报——此时所有通讯工具都被切断联系,怎么呼叫都不通。

余智勇一家已经惊醒神戒备,这时听到敲门声,外面有人说:

“余先生请开门,我是百铁市长方晟!”

隔着猫眼一看,果然,几名副武装的警察中间站着神情自若的方晟。余智勇当即热泪盈眶,迅速开门“卟嗵”跪地,道:

“方市长,我们方家老小的命靠您作主了!”

方晟扶起来,温和地说:“起来,进去再说……”

松河小区传出枪声,派出所警车很快呼啸而至,被严阵以待的刑警队员拦在小区外形成对峙。

刑警队员宣称是市局突击行动,派出所要他们出具证明或向上级核实——按说一看便知市局的人,派出所应该乖乖配合工作。可松河小区是上面明确交待的盯防重点,所长纠缠不休的背后实质焦急无助,手机、电话都打不通,短信等发不出,他很清楚市刑警大队为何而来,也清楚关系到戴计田!

所长——套句俗话就是戴计田那条线上的人,面对市刑警大队的强势主动固然不敢硬来,也不愿放弃最后的挣扎,苦苦等等援兵。

潘海伟率领的主力紧紧包围看守所,然后叫门并出示有贾复恩签字的提审文件——市局有权这么做,而贾复恩作为副局长也有批核权。

看守所方面不承认。

守卫用喇叭答复:受压降产能工作影响,县看守所接县**局通知暂时停止对外接待,除非有李***亲自陪同!

李***兼县**局长,是戴计田最信任的铁杆心腹。

潘海伟气得牙齿咬得格格直响,好歹也是百铁**系统老资格领导干部,平时到铜岭视察、检查工作都是前呼后拥,因为办案需要也经常来看守所,根本用不着手续、陪同什么的,这张脸就是通行证。

谁知关键时刻掉链子,这节骨眼上居然被拒之门外。

幸好今天行动已得到充分授权,潘海伟冷冷道:“弟兄们,操家伙准备强攻!”

看守所警卫们似乎料到他们要霸王硬上弓,都退回各自哨位严阵以待,一场火药味十足的枪战即将打响!

这时远处疾驰而来一辆车,不容分说闪电般开到看守所大门前,霎时看守人员几个枪口罩住车子,手指搭在枪扳机上随时扣下。

车门打开,出来的竟是铜岭***毕学文!

对峙双方都愣住了,毕学文来干什么?

只见毕学文挥舞双手,冲着看守人员方向叫道:“我是铜岭***毕学文,现受***詹印书计和市长方晟的委托,陪同市局同志进看守所提审嫌犯,请予配合,请予配合!”

看守人员紧急向后面督阵的领导们报告,领导们也懵了。

此时所有通讯工具都没用,连看守所内部几条专线都很明显地被切断,没法向任何人请示回报,只能认人。

认谁?

关于看守所暂停对外接待、加紧看管余智良,出入必须由李***陪同,是李***传达的***书计戴计田的指示。

这会儿却是毕学文亲自出面,传达市主要领导指示!

十万火急。

看守所领导们围成一团只商量了两分钟便决定:开门!

大门四敞,干警们一涌而入。

毕学文则落到最后与潘海伟并肩来到看守所领导们面前,微笑道:“同志们辛苦了。”

领导们勉强打着哈哈心中均惊疑不定,弄不清毕学文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这是方晟使出的一步暗棋。

与大部队会合后,方晟身边由老吴小吴以及贾复恩等人保护,却吩咐鱼小婷直接去毕学文家。

方晟预料到看守所这一关会有困难,但强攻是迫不得已的终结手段,能不开枪尽量不开——正如白翎说海岛之争,战争永远是正治家最后一张牌。

“想办法劝说毕***到看守所叫门。”

方晟说得很客气,鱼小婷却心领神会知道如果毕学文不听劝,那么就只好不客气了。

还没有人能挺过她“不客气”的手段。

然而劝说工作异乎寻常地顺利,既与家里重重防盗门竟然挡不住鱼小婷有关,也因为之前陪同付叶视察铜岭时方晟施展的妙棋有关。

午宴后方晟把毕学文和齐家旺叫到旁边漫无边际的短暂谈话,把两人坑得着实不轻,引起戴计田极大疑心。

加上调查风暴期间毕学文临时主持工作,总之戴计田回归后便强势地将他俩排斥到权力圈之外,引起毕学文深深的不安。

体制内反目成仇可不是儿戏,而关系到身家性命!

就在他焦虑恐慌之际,市长的贴身警卫找上门来,还有啥选择?横竖是死,闭着眼睛向前冲啊!

相比之下俞振组最没悬念。

来到县**局没多久,连同李***在内的局领导们纷纷赶到——虽说通讯失灵,但几十辆满载警力的卡车开进县城,松河小区传来枪声,以及看守所门口出现异动,已经惊动了局领导们。

无法对外联系,局领导们不约而同来到局大楼会合。

听罢俞振传达的***主要领导指示,局领导们惊呆了,隔了不到十秒李***猛地往外跑。

“截住他!”俞振厉声喝道。

李***挥舞手枪面目狰狞:“谁敢拦我?!”

话音未落暗处陡地冲上来几条人影,将李***死死摁在地上并缴了枪,反绑起来。

“还有谁企图出去通风报信?”俞振一脸峻色喝道。

的确有,但县局领导们已经看出市局此番有备而来,而且通讯失灵说明***下了狠心彻底解决问题,哪个还敢顶风冲撞?

此时暴风眼的中心——戴计田豪宅,院里已挤满各方报信的亲信,每个人脸上均惶惶不安似末日来临。

报信的主要来自各个矿区。

作为省属国企,各大集团和矿区都有不受百铁控制的专线,因而能在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向省里通报情况。

但不管打到哪儿最后都转到市**局,其中包括心急火燎联系不上戴计田的付叶,但付叶还算冷静没亲自露面,而由秘书询问。

电话都是詹印接的,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

警方在铜岭地区采取保密行动,具体情况明天正式上报。

听到这句明摆着是敷衍的回答,秘书火了,大声道:

“詹印同志,付书计有权现在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詹印何尝把小小秘书放在眼里,冷冷回道:“如果需要,我会当面向付叶同志回报。”说罢“啪”地挂断电话。

天边露出一丝晨晖。

看着院里站着的亲信们,戴计田心知大势已去,不禁怆然而落寞,挥挥手道:

“没事,没事,大伙儿回家吧……我再睡会儿。”